坑死我了

      鱼禾揉着屁股,跟随老者走到了草谷场的一个竹棚䪠里。

      竹棚里铺着几张草席,还有一堆干草垫在下面。

      老者找了一张干净的草席,请鱼禾坐下。

      二人跪坐在草席上,坐定以后,老者一脸疑惑的盯着鱼禾道:“小郎君一行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    鱼禾认真的解释,“诽当然是衙门里的人,我阿耶是衙门里的主簿,我是衙门里的主记。”

      老者苦笑一声,“小郎ఎ君一行的做派,不像是衙门里퓼的人。”

      鱼禾一脸茫然的道:“县宰任命我们父子充任平夷县主䩖簿和主记的公刨文,就张贴在衙门口的告示榜上。你若是不信,可⽪以去看看。”

      老者抚摸着긥胡须,叹了一口气,道:“县宰出的告示,老朽倒是知道。可在县宰张贴告示之前,平夷县似乎没有小郎ৈ君这号人。

      小郎君一行,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。”

       鱼禾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模样。Ꝍ

      老者一脸幽怨的道:“小郎君,大家쳡都是聪明人,何必装傻呢?小郎君既鑴然不肯说,那老朽替你说。月前老朽去甄夜郎县缴贡的时騗候,听毗邻汉阳那边的句町人说,汉阳治下的六盘水,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      俀 六盘水兵营内出现狸了叛憐乱,有一伙过百的强人,攻破↮了人数足有上千的六盘水兵营,从里面夺取了许多战马和兵刃꿰,逃离了六盘水。

      ꨝ 驻扎在六盘水的大新江关校尉,捉拿了不少趁机从营地里叛逃的逃卒,想▻查出那伙强人的去处。

      但是那伙强人十分聪明,他们在攻텮破六盘水兵营的时候,紛放走了营里的大部分大新将士,使폊得那㊬些大蠨新将士从四面八方逃跑,帮他们混淆了视听。

      璮 所以江关校尉至今还没有查出那一伙强人是谁뱠,又逃向了什么地方。

      老朽若是猜测的没错,那伙强人应该是逃往了北方吧?”

      鱼禾听到老者这话,眉头微微一挑,有些意外的道:“老丈消息如此灵通,身在平夷,居然还能打听到汉阳的动向。

      我若是记得没错,中间可差了几百里地呢。”

      䎼老者叹了一口气,直接点破了鱼禾的身份,“小郎君和小郎君手底下的那䕌群人,就是那伙强人吧?小郎君等人出现在平夷的日子,쯒刚好是那群强人离开六盘水兵营数日后。”

      老者諥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鱼禾也不好在继续装傻充愣,“老丈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准备将那些贼人的身份强加在我们身上,好借助朝廷的兵马,除掉我们?

      那老丈觉得,朝廷有把握一举击溃句町人吗?

      在没有一举击溃句町人之前,他簀们敢分兵攻打平夷吗?癔”

      老者赶忙道:“老朽绝对没有威胁小郎君的意꤄思。老朽只是想告诉小郎君,我夜郎人刚刚经历过灭国之难,国中的国㊐民十不存一。

      许多国民依旧反投了句町人和滇人,只剩下了几㒖支,苟活在山林里。

      经历了灭国之难,我们也看开了。

      我们只想隐世求存,不想再参与天底下的纷扰。

      㦰 此次县宰下令征召青壮,其他各田庄各村寨,都没有响应,就我们农家寨响应了。

      我们之所以响应,也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      说到此处,老者起身,向鱼禾郑重的一礼,“小郎君,还请您高抬力贵手,放过我们农家寨的人。老朽可以向小郎君承诺,只要您还在ꧪ平夷,我农家寨上下,愿意ଅ听从字小郎君任何命令。”

      鱼禾盯着老者,认真㊮的道:“老丈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?”

      老者抬头,狐疑的盯着鱼禾。

      鱼禾沉声道:“倾巢之下,焉有完卵?乱世将起,老丈以为带着族人躲在山林里,就能安稳的活下去?若有一日璺,有뢧强뭞人闯进桮了山林,老丈的族人又该何去何从?”

      ꘻ 老者愣了一下,苦着脸道:“那就躲到其他地껋方去……”

      鱼禾又道:“老丈去过长安,应该齻听说过那句‘普天之謴下莫非王土殺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’。如果ェ有一日,有人平定了天下,掌控了四㙝海,老丈又准备躲去何处?”

      老者张了张嘴,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:“那老朽就带着族人,纳∘土称臣。”

      鱼禾点䨛了点头,盯着老者,继续道:“那老丈有没有听说过,‘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’。老丈觉得ḻ自己率领着族人纳土称臣以后,就能安稳的活下去?”

      老者听到鱼禾这话,终于忍不住了,他盯着鱼禾愤怒的咆每哮道:“你们汉人难道不愿意给其他人半点活路Ⱇ?我们什么都给你们了,为何你们还要害我们性命?”

      鱼禾摇了摇头,幮“什么叫我们汉人,老丈难道不是汉人?老丈若不是汉人,为何要给寨子里的人取一个汉姓?我若是猜测的没错,农家寨上下的人,都姓农吧?而农并非你夜郎人的本姓,对不对?”

      老者听到这话,愤怒的瞪起眼,道:“老朽什么时候成了汉人了?老毴朽为寨子里的人取了个汉姓,是因为在你们汉人治下,唯有亲近㩝你们汉人,꤫我们才能活的舒服点。”

      鱼̏禾盯着老者,认真的道:“前汉的时候,夜郎是不是前汉的属国?”

      老者ꨃ不明白鱼禾的意思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    鱼禾继续道:“夜郎既然属于前汉,那么夜郎人自然也就是汉人。你们夜郎从依附前汉的那一刻起,你们就有了成为汉人的资格。

      可你们非要自称什么夜郎人,还非要时时刻刻出声提醒前汉的人,你们是夜郎人。

      돠甚至敢出声跟前汉比肩。

      前汉如何能容忍你们?

      你们夜郎灭国,纯粹是你棠们自找的。

      若ꆄ是你们在依附于前汉的那一刻,就主动亲近前汉,改汉服、汉豬姓,学习汉家文化。

      努力的将夜郎的一切逐渐汉化。

      三五代以后,你们自称一声汉人,谁会反驳?

      콮 你们若化作了汉人,那前汉怎么可能覆灭你们?

      前汉顶多将你们中间那些意图不轨,且骑在你们身上作威作福的人除掉,但绝对不会动你们普通的百姓分毫。

      巴蜀等地,有无数羌人化作了汉人,武威天水等地,也有无数匈繩奴人化作了汉人。

      如今他们跟其他地方的汉人一般无二,甚至还能高居庙堂,做高官。

      셭 你们夜郎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,所以你们夜㍢郎注定会被灭国。왹”

      老者倴愣愣的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    因为他不得不承认,鱼禾说的有道理。

      夜郎若是早点汉化的话,夜郎王也不至于说出那么自大的话,招来灭国之祸。

      夜郎若是ᢖ早点汉化的话,夜郎也许会和汉人一起,攻破句町国、滇国,占据他们的国土。而不是被汉人联手句町人和滇人,占据了他们的国土。 뼲

      鱼禾见老者将他的话听进去了,继续道:“小隐隐于野,大隐隐于市。你的族人藏在山林里,迟早会被人挖出来,迟早会被剿灭。但你们要是化作汉人,变成汉人。你们就能在各处开枝散叶,永存下去。

      纵然是朝代更뼠替,帝王轮换,你们的子子孙孙也能活下去。

      永远也不用尬担心被亡族灭种。

      你将듌族人的姓氏改成了农姓,不就是为了在汉人手里讨几分活命的希望吗?

      那为什么不彻底一点?

      刚才我提到了乱世,但却没팬有濶讲明是谁结束的乱世。 둌

      可你毫不唹犹豫的说,我们汉人结束的乱世以后,不给你们쁼活路。

      那就说明,在你心里,能结束乱世的只有我们汉人。”

      鱼禾起身,如同一个长者一般,拍着老者的肩头,淳淳教导道:“打不过,就加入。强如匈奴人,还不是被打趴下了。如今虽然有点复苏的迹象,但迟早还是会被打趴下。

      唯有加入真正的强者之列,变成强者,才会不被人欺负,还能反过去欺负别人。

      我们,是你们农家寨唯一的机会。

      你们农家寨的人加入到我们当中,我们就会把你当成汉人一样看待。᭎

      秪以后无论我们走到那一步,你们只要跟我们在一起,别人都쟓会把你们当成汉人看待。

      等乱世结束了,你们就是汉人。”

      鱼禾说到此处,不再多言,留下了老者在竹棚里沉思。

      他离开了竹棚,䠑去找正在跟夜郎人一起围着篝火吃肉、唱歌、跳舞的六盘水义军兄弟们。

      鱼禾刚走到篝火边上,鱼丰就出现在了他身边。

      刘川、相魁等六盘水义军的核心人物,都不知不觉凑了过来。

      鱼丰往老者待的竹棚里瞥了一眼,低声问道:赑“你쎸们说了些什么?”

      刘川等人竖着耳朵,静等着鱼禾的答案。

      色 他们所有人都清楚,硛那个老者是夜郎人当中最难缠的,他是阻挡六盘水义军招揽夜郎汉子最大的障碍。

      堓 鱼禾一笑,道:“还能说什么,无非是让我放过夜郎人罢了。”

      鱼丰等人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。

      鱼丰立马⽤追ⵁ问道:“那你怎兲么回应的?”

      鱼͏禾笑道:“还能如何回应,我们看中的东西,哪有眼睁睁看着它溜走的道理?我告诉他,我不仅要他们农家寨的青壮ĝ,还要他们农家寨所有人。”

      “他都不愿ꃼ意让我们招揽那些青壮,怎么可能带着农家寨所有人藙加入ᦌ到我们当中?”

      맑众人一脸惊愕,觉得鱼禾有点异想天开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